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宜春眼科医院近视手术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24 05:36:3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宜春眼科医院近视手术,宜春治疗近视眼最好医院,宜春做近视眼手术副作用,上饶中医治疗高度近视,景德镇治近视哪家医院最好,景德镇治眼睛最好的医院,南昌近视眼晶体植入手术

阿森纳的转会令人失望

  北京时间9月4日下午,BBC权威记者大卫-奥恩斯坦更推,解答了诸多关于阿森纳夏季转会的疑云。全文包括了张伯伦的出走、桑切斯留队的幕后,甚至贝莱林的离队想法等诸多信息。

  阿森纳在2016年夏天花了超过1亿英镑,有多个消息源曾告诉我说,2017年夏季转会,阿森纳有资本花比这个数更多的钱。

  俱乐部表示,夏天在拉卡泽特的转会费(超过5000万英镑)和拉卡泽特、科拉希纳茨的工资上花费了一大笔预算。

  为了完成更多的签约(勒马尔是首要目标),以及保证完成温格关于留下桑切斯、厄齐尔和张伯伦的承诺,阿森纳就必须要拿出必要措施,首先要腾出一定的薪资空间,在工资管理上小心谨慎,以避免违反新的工资增长帽制约。

勒马尔是阿森纳的首要目标
勒马尔是阿森纳的首要目标

  因此,俱乐部和经纪人在互相知会后决定听取一些球员的报价,包括什琴斯尼,吉鲁,威尔希尔,埃尔内尼,吉布斯,钱伯斯,詹金森,阿克蓬和其他。

  很显然这一计划并没有顺利实现,举例来说:吉鲁和威尔希尔都决定留队,最终温格也改变了对钱伯斯的决定;卢卡斯-佩雷斯请求离队后,本来看上去即将离队的吉鲁开始偏向于留队,不过卢卡斯一开始被给予了永久离队的标价,最后的离队方式则是租借;吉布斯的离开一预计耗费了更多的时间;加布里埃尔的售出比较突然,而穆斯塔菲也请求离队,这一点正合阿森纳意,因为球队对穆斯塔菲上赛季的表现并不满意,只是前提是球队要找到一个他的替代者。

  同时,阿森纳在这个夏天遭遇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一些他们不希望失去的球员,比如:贝莱林从西班牙U21欧洲杯归来后告知温格称,在巴萨的兴趣下,他想离队;张伯伦拒绝了阿森纳提供的新合同,也告诉温格他想走;从3月份开始,阿森纳和厄齐尔之间就没有过续约谈判;而桑切斯也明确告诉阿森纳他想离队。

  在确认厄齐尔追求者寥寥的情况下,阿森纳只有在获得巨额转会费+顶级替代者的前提下才会放走桑切斯,而明年夏天免费失去三名核心球员的局面将是不可思议的,所以张伯伦成为了最现实的卖人选择。尽管如此,温格依然竭诚希望、也努力于留下这3人,当张伯伦拒绝了俱乐部开出的一份丰厚的薪水(如果打进欧冠,将涨到接近18万一周)之后,温格深感这逆境和悲痛。我被告知,当张伯伦当面拒绝温格的时候,温格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张伯伦已转投利物浦
张伯伦已转投利物浦

  张伯伦的初始转会费是3500万英镑,阿森纳也通过卖出什琴斯尼、加布里埃尔和吉布斯获得了一些转会费。从表面上看,阿森纳这个赛季是盈利的,只不过不清楚的是张伯伦的前东家南安普顿因当初的二次分成条款获得了多少钱。

  到转会窗临近结束,阿森纳明确了一点:没有余钱作出更多的大宗转会。这一点转告给了各大俱乐部、给阿森纳推销高端球员的经纪人,甚至一些日常播报的记者。对此的解释是,先前是有一些钱的,但已经不能在这个时间再支付巨额转会费和巨额工资。最后时刻为勒马尔报价9200万英镑,钱是从卖掉桑切斯的5500万英镑/6000万英镑中来,所以可以得知他们还剩下3000万,其中包括球员薪水(译者注:第一年的薪水)。所以这省下来的钱会用作保护球队的运营,换言之,可以投入到下两个转会窗。

  阿森纳确立了本赛季的目标是赢得英超冠军,以及,至少公开地,他们固执地认为自己可以挑战这个目标。他们知道他们不能与曼彻斯特的两家俱乐部和切尔西进行财力竞争,但他们指出莱斯特已经证明了不需要花太多钱也可以取得成功。在一些投票当中,温格都站在了多数人的一方,比如留下桑切斯和厄齐尔,卖掉好几名球员。

  阿森纳认为他们的球队比一年前更强,当然也有一些内在的担忧,比如他们的中场中路球员状况堪忧,我所了解的是,在转会窗关窗前的最后几天,温格确实一直在尝试修补,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不过在总体层面上,他们对这个转会窗满意,对接下来的赛事感到乐观。

阿森纳CEO加齐迪斯
阿森纳CEO加齐迪斯

  上层传来一些声音表示,斯坦-克伦克先生极度渴望、比其他人都保持着对追求冠军的饥渴,然而另一个无法隐藏的事实是,他不会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分钱支援阿森纳达成目标。克伦克和俱乐部都表示相信阿森纳能够在目前的自给自足的模式下完成使命。

  尽管他们脑子里忍受着这样的模式已经很难让阿森纳再上一层楼,而球队的一些对手们已经在场内场外加速前进的事实。然而,这种自给自足的模式,将继续在未来成为阿森纳所考虑的模式。

  (来自 肆客足球)


来源:南昌普瑞    作者:摄影 记者 秦嘉    编辑:巩东凡    责任编辑:袁高